北京新增境外输入病例系留美学生 学校在疫情高发区


何俊贤(图源:香港“东网”)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此外,莫里森还公布,截至当地时间29日晚,已经有1600名海外归国人员被隔离在各州指定隔离地点。【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

据《朝日新闻》3月31日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与实时通信软件LINE合作,对东京与邻近地区的LINE用户在3月27日-30日期间进行调查后发现,在东京6万多名受访者中,7.1%的人表示自己出现至少1种新冠病毒感染的症状,其中包括高烧和严重的咳嗽。

据香港《文汇报》3月30日消息,本年初,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拨款,委托社福机构购买物资,制作防疫包。首轮防疫包定于月中开始派发,而香港湾仔民政处在3月20日叫停该项目,指出防疫包的小册子中有数项错误,包括将124万元拨款写成105万元、将区议会未有定案的项目写入,以及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等。

报道称,虽然受访者出现高烧和咳嗽等任一症状都不算确诊,但按照这一比例计算,潜在感染基数可达4500多人,远远高于目前东京公布的443名确诊者。3月31日,LINE同时针对全日本8300万用户发起调查,帮助政府确定感染人群和地区。就在当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简要介绍了东京疫情情况及发展态势。她表示情况紧急,首相需要尽快决定是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澳大利亚总理 莫里森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市民福祉等。

当下,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香港市民直言“我们好痛恨病毒,但我们更讨厌‘黄毒’。”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大战当前,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抗击疫情。泛暴派抢眼球、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完全是不择手段、不负责任,罔顾公众健康。【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一项调查令日本社会倒吸一口凉气!根据近日一项调查,在东京6万多名受访者中,竟有7.1%的人表示自己出现类似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